首页 | 农村土地改革 | 法经济学茶座 | 法经济学论坛
     网站首页≯ 农村土地改革≯
三权分置促土地流转 农村理财应多元
文/徐建国

 中国是农业大国,“三农”工作长年受各界高度重视和关注。随着年初“一号文件”的发布,中央已连续14年聚焦“三农”,每年均有不同主题,今年的文件和往年相比,既有延续,也有一些新的变化。两会期间也会有许多提案关注三农问题。

  如何激活“沉睡”的农村土地资源?农村金融为何不够便利?如何看待非法集资向农村蔓延?海外网财经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教授徐建国,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徐建国认为,“三权分置”的提法出现在今年的一号文件中,是一个清晰的信号,是推动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的一个突破口。银行等金融机构可在农村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引导农民从正规渠道进行理财。

  激活土地资本推动规模化经营

  秘鲁经济学家德索托的名著《资本的秘密》中说到,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很穷,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资本,而是因为他们的资本在“沉睡”。这里的资本包括不仅包括资金、劳动力,还有土地等要素。一些地方出现农民进城打工后农田闲置甚至抛荒的情况,似乎印证了这个观点。

  对于如何激活土地资本这个问题,徐建国特别注意到,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适度规模经营”和“三权分置”两个词。徐建国说,三农改革最后是要拉动农村致富,这需要促进要素在条件允许的地方流转,加强规模经营。

  “背后这个道理很清楚,因为一个人种1亩地肯定是很穷,一个人10亩地也不富,一个人种100亩你就不穷了。按一亩地一年净利500块钱算,100亩有5万块钱。如果你有200亩那就10万块钱。所以最后如果一个农村的经营如果可以上了规模,那农民穷的问题就摆脱掉了。”

  徐建国说,认真解读“适度规模经营”,应该是因地制宜,能大则大,不能大尽量适度做大,所以适度这个词是对应各种可能性,照顾全面,以免执行走偏。

  怎么才能达到规模经营?徐建国提到,今年的一号文件出现一个新词“三权分置”。他补充道,三权分置就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户承包权、土地经营权分离。以前是承包经营权,如今把经营权分出来,就可以推动土地流转。村民有多余的地可以给给村里人种,也可以给外面人种。这就容易推动土地连片耕种,一家本来三四亩,通过流转,可能扩大到几十亩,甚至几百亩,方便机械化操作,推动农业向现代化方向发展。

  严防非法集资丰富农村理财渠道

  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积极推动农村金融立法。这也是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出现,并放在推动“农村金融创新”章节的突出位置。这与非法集资乱象向农村蔓延的现状有密切关系。这些案件手段繁多、受害人数多、涉案金额大,有些涉案金额高达几千万甚至上亿元。

  有人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农村金融发展滞后,银行网点和ATM机过少,村民存、取款不方便,让非法集资和诈骗人员找到可乘之机,导致一些资金流入非法机构。

  徐建国对此并不完全认同。他说,银行是否设网点、设ATM机要核算收益成本,依人口密度和经济容量而定。非法集资向农村蔓延首先是因为一些农民经济宽裕了,有闲钱可以投放到金融理财领域。对风险性,绝大部分人还是知道的,拿自己的钱投出去大家是很小心的,知道有可能收不回来。但银行的储蓄回报率低,1%多一点。有些人就会冒点风险,把一些钱给一些企业和个人,对方允诺的回报率可能是银行定期的好几倍或更多,这样诱惑力太大。

  有些人被欺骗,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称。一些非法机构做了过度包装,找专家站台,甚至专家都是有政府背景的。老百姓信政府,特别是在农村,这样的话就信任了这类机构。信息不对称永远存在,要依照法律法规进行管理、处理。

  对于防控非法集资现象,徐建国提供了一个新思路,“近几年我回老家发现镇上银行也出售理财产品,也有四五个点的收益,那么比以前只能活期存款就好很多。如果说正规银行给农民提供更多更好的投资产品,收益率能到4%5%,那些非法集资他就不投了,因为风险高。如果其他地方说有百分之十几,他可能还会投一点进去。最后,还是个风险收益的问题。”

  正规金融机构提供的收益率越来越高,越来越规范,农民觉得安全,回报率还好,这样就会改善,不会轻易陷入金融诈骗的困局。徐建国强调,“你要想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让农民的钱有地方去。”同时,政府和社会可对农民加强宣传教育,提升金融知识,提高防骗意识。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三权分置可促土地流转推动农业现代化

  海外网:随着年初“一号文件”的发布,中央已连续14年聚焦“三农”。据您解读分析,和往年相比,今年的一号文件有哪些明显变化?

  徐建国:这个1号文件聚集农业问题已经不止14年了吧,中间可能断过,1981年就开始了,这已经是个传统。今年你要让点重点的话,我就是有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规模经营。文件里接着强调“适度规模”,这个词你认真解读的话,应该是能大则大,你不能大尽量适度的大,实在不行也没有办法,适应各种可能性。因为国家太大,一句话要讲的准确。

  海外网:那么,规模经营对三农发展有什么作用?

  徐建国:背后这个道理是很清楚,因为一个人种一亩地肯定是很穷,一个人10亩地也不富,一个人种100亩你就不穷了。如果一亩地净利500块钱,100亩也不少钱,如果你有200亩那10万块钱。所以最后如果一个农村的土地经营可以上了规模,那农民穷的问题就摆脱掉了。

  海外网:刚才您提到还有一个重点,是什么呢?

  徐建国:刚才讲农业的突破口是规模经营,适度规模是为了照顾全面。怎么才能达到规模经营?其实今年的文件里面有一个新词,以前没有出现过的词——“三权分置”。三权就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民承包权、经营权这三种权力。所有权的性质不能变,这是我们宪法规定的。分置就是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可以分离。

  以前是承包经营权,以后这个经营权可以转出来,我多了地可以给你种,我不但可以给村里人种,我也可以给外面人种。

  比如说我家全都进城,但我原先有地,还有承包权,我的经营权就能换给别人。这个时候,我觉得现实中比较可行的方式就是股份制的改造。

  海外网:怎么进行股份制改造?

  徐建国:就是这个村一共有1万亩地,1000个人,每个人就是10亩地的股权,每个人10亩地的经营权就变成一个股份,入股以后分红。因为我的所有权和承包权我就分一点红,然后交给一个单位、一个企业去工作,然后我进城打工。这样的话,我有一份土地资本化的收益,同时我的人力资本也有,打工有另外一份收益,这样的话就皆大欢喜,也不耽误土地,工业也不耽误,大家收入也都涨。

  海外网:这个会促进农户连片规模化经营?

  徐建国:对,以前是一家两三亩,经营权流转后可以搞三四十亩了。各地不一样,你要到东北北大荒那个地方,已经早就几万亩了,那能用大机器。让这个经营权和它所有权承包权分开,我承包就我种,那就分不开了,所以三权分置是一个新的提法,有可能可以变成农村改革的一个口子。

  金融服务不必发展过头要考虑成本收益

  海外网:1号文件里面还提到,要推进农村金融创新。您现在的方向也是金融领域,就是其中里面提到是说,要强化激励约束机制确三农贷款持续增长,您怎么看待?

  徐建国:在城市,银行是对大企业,他的成本低,效益好一些。农村银行是对小企业、乡镇企业、对农户,他就要难做一点。金融不能不支持农村,但是也要讲成本收益的分析。

  农村金融还是要重点扶持一些乡镇企业、小微企业,涉农贷款也要保证,因为毕竟农业还是有很多经营方面的要求,在一些聚集比较好的地方可能会做的比较好。农业的一些大项目直接就是政策银行解决了,比如水利等方面,但是还有一些其他的,农村金融也要支持。

  海外网:三农贷款更多是面向企业,而不是农民?

  徐建国:金融他有多方面,他有商业方面的,也有社会公益方面的。比如说有的地方就特别贫穷,可能给他一个机会他就能发展起来,我觉得这不完全是经济的考虑,从社会稳定、扶贫方面考虑,也可以有农村金融的支持。

  政府适当给农村一点补贴,增加一点金融基础设置,多设几个取款机,其实这个是便利农民,但是商业核算不一定合适。因为你在海淀区设一个取款机,那个成本很快就回来了,因为这里人口密度大,经济容量大,商业上是划得来的。但是你在沙漠里面设一个取款机,很久也收回不来成本。金融的渗透和覆盖他是有自己的规律。

  海外网:要靠市场规律?

  徐建国:从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农村他其实的便利程度就是不如城市的。解决三农问题最后是要靠城市化,这是根本性的问题。商业需要一个长期的收益,一开始固定投资很大,如果这里农村人口越来越少是一个趋势,就不能往里面太砸钱,金融发展不必过头。

  非法集资蔓延到农村应丰富农民理财渠道

  海外网:现在很多农村出现了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等现象,金额经常高达几千万甚至上亿。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徐建国:非法集资向农村蔓延首先是因为一些农民经济宽裕了,有闲钱可以投放到金融理财领域。对风险性,绝大部分人还是知道的,拿自己的钱投出去大家是很小心的,知道有可能收不回来。但银行的储蓄回报率低,1%多一点。有些人就会冒点风险,把一些钱给一些企业和个人,对方允诺的回报率可能是银行定期的好几倍或更多,这样诱惑力太大。

  海外网:您认为,农民陷入非法集资还有哪些原因?

  徐建国:有些人被欺骗,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称。一些非法机构做了过度包装,找专家站台,甚至专家都是有政府背景的。老百姓信政府,特别是在农村,这样的话就信任了这类机构。信息不对称永远存在,要依照法律法规进行管理、处理。

  海外网:有人认为农村金融滞后,银行网点、ATM机比较少,农民存取款不方便,造成闲钱流入非法机构中。您赞同吗?

  徐建国:并不完全赞同。主要还是收益率的问题。

  在农村,投资渠道有点少,现代金融渗透因素比较低,所以有的时候他就冒险。比如,近几年我回老家发现镇上银行也出售理财产品,也有四五个点的收益,那么比以前只能活期存款就好很多。如果说正规银行给农民提供更多更好的投资产品,收益率能到4%5%,那些非法集资他就不投了,因为风险高。如果其他地方说有百分之十几,他可能还会投一点进去。最后,还是个风险收益的问题。

  正规金融机构提供的收益率越来越高,越来越规范,农民觉得安全,回报率还好,这样就会改善,不会轻易陷入金融诈骗的困局。你要想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让农民的钱有地方去。


中国法律经济学网登载此文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绝不意味着中国法律经济学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以上内容仅供研究者学习与交流,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犯您的利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加入日期:2017/3/9浏览次数:67
发表评论
名号:
内容:
验证: 9573
法律经济学网
联系站长: 柯华庆 lawgame@263.net 京ICP备09028584号
北京市昌平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102249)
本网站由卡卡鱼网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总访问量:1996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