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村土地改革 | 法经济学茶座 | 法经济学论坛
     网站首页≯ 实效主义≯
反对“四风”必须矫枉适正
文/柯华庆

来源:柯华庆教授2013年博客文章

    8月13日晚上的新闻联播报道,今年10月11号,山东将举行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中国艺术节每三年举办一次,是国内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艺术盛会。如何将这场盛会办得俭朴而不失艺术性,筹委会动了不少脑筋。我们为筹委会“如何将这场盛会办得俭朴而不失艺术性”而叫好!然而,筹委会的实际做法却有矫枉过正之嫌。

   筹委会最初设计的开幕式,是在可以容纳两万人的奥体中心体育馆精心打造一场晚会,支出预算5881万元。现在改为在即将交付使用的济南市省会文化中心艺术中心大剧院,仅仅设计安装了1700个观众座席,仅仅花费一百万元。按照现在的方案,开幕式只剩下奏唱国歌、宣布开幕等一些必备环节,时长从原来的90分钟压缩到16分钟。也就是说,筹委会将以成本为原来的六十分之一来举办这次国内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艺术盛会。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变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中央正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反对奢靡之风,特别是中宣部等五部门近日发出通知,强调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和节庆演出,明确提出严控党政机关举办文艺晚会等具体要求和监督检查职责。

   筹委会的做法是否有实效?群众路线的核心是为民,不仅仅要形式上为民,更重要的是实质上为民。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多次强调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要取得实效,这个实效就是为民的实效,也就是群众满意的实效。如果有两万人参加这次盛会,改为观众座席不到其十分之一的大剧院是否满足人民的需要?群众路线为民的目标是否能实现?仅仅奏唱国歌和宣布开幕的16分钟开幕式怎么能够体现艺术节的气氛?用一百万能否办成国内规模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艺术盛会?节俭的经济含义是在不减少收益为前提的,收益大大减少的节俭并不是我们所提倡的,在不损害艺术节的气氛和效果的前提下节俭操办是应该提倡的,但是如果仅仅考虑节俭,干脆取消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开幕式算了,因为毕竟还花费了一百万。试设想一下,如果用六十分之一的资金来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将会是什么结果?形式主义的根子在于只重形式,不重内容;只求表面,不顾实质;只图虚名,不求实效。筹委会的做法是典型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的形式主义,上了新闻联播,图了虚名,不可能有实效。筹委会的做法有用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之嫌。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四风”在我们党长期存在,前几年愈演愈烈,“四风”违背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是当前群众深恶痛绝、反映最强烈的问题,也是损害党群干群关系的重要根源,反对“四风”人民拥护。然而我们不能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矫枉必须适正,适正就是适当正确。矫枉过正的后果是人们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当为的,思想左右摇摆,人们无所适从。矫枉适正告诉人们什么是正确的、当为的,尽管有时候现在达不到,但我们有正确的努力目标。

   我们要反对形式主义,但不能反对适当形式。任何事情既有内容也有形式,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适当的形式是实现目标必不可少的手段,如果我们反对适当形式就是矫枉过正。中国艺术节的开幕式必须以适当的形式表现才能像个艺术节,而不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幕式。同样,我们要反对官僚主义,但不能反对适当领导;我们要反对享乐主义,但不能反对适当享受;我们要反对奢靡之风,但不能反对适当消费。我们反对铺张浪费,但是不能反对必要的招待费。我们反对文山会海,但不能要求所有的会议都是短会,因为毕竟会议是以解决实际问题为标准的。我们反对官员贪赃枉法,但不能反对官员合法致富合法消费,因为毕竟党员干部也是人,尽管我们提倡党员干部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但共同富裕的追求也包括党员干部富裕。否则我们很可能会退回到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要求是为民务实清廉,所谓务实就是要重实际、说实话、办实事、求实效,深入群众,倾听群众呼声,关心群众疾苦,为群众多办实事、多办好事,扎扎实实解决群众的困难。对于党员干部过分的要求也许一年之内还可以达到,但长期肯定是达不到的,我们担心矫枉过正的一年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后,“四风”可能会比现在更猛烈。如果我们不能理解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核心是群众满意的实效和长效,那么我们就是对群众路线的教条式理解,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我们还必须反对教条主义。

   如果我们将党员干部中的“四风”看做是右的东西,那么我们可以将反对适当的形式、适当的领导、适当的享受和适当的消费看做是“左”的东西,我们不能矫枉过正从反右走向另一个极端倡导“左”的东西,而应该矫枉适正,不偏不倚,矫枉适正实质上就是实事求是。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 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我们既要反右,更要防“左”。


中国法律经济学网登载此文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绝不意味着中国法律经济学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以上内容仅供研究者学习与交流,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犯您的利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加入日期:2016/3/2浏览次数:110
发表评论
名号:
内容:
验证: 3615
法律经济学网
联系站长: 柯华庆 lawgame@263.net 京ICP备09028584号
北京市昌平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102249)
本网站由卡卡鱼网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总访问量:1996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