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村土地改革 | 法经济学茶座 | 法经济学论坛
     网站首页≯ 法律经济学论坛≯
核实技术,激励与举证责任配置 (下)
文/丁利

三、院方承担举证责任的情形

 

 


在另一种情形下(见图二),患方选择提起诉讼Y并承担诉讼成本,院方[1]付出诉讼成本和举证成本,得到结果。法庭根据举证判定赔偿。在院方相应的努力水平导致的结果中,法院以的概率判定院方胜诉,已的概率判定患方胜诉并得到赔偿金,并且。最后一个条件同样意味着,院方在付出高努力水平以后更容易胜诉。我们进一步假设,在院方付出低努力水平的情形下,患方更愿意选择诉讼,,当然,这意味着院方很难颠倒黑白。

 

承接前面一节的处理,患方选择诉讼的附加期望效用为:

对任何

此时院方的附加预期损失为

 

由此可得其正规型表示的矩阵为:


根据与前一节类似的分析,我们认为最容易出现的子博弈完美均衡是,其成立的激励相容条件(在进入以后的子博弈中)是:

对患方,,即    ,                                                                       6

 

只要补偿额度远大于患方的诉讼成本,上式特别容易成立;

对院方,,整理可得:

                                                   7

 

即两种努力水平下,诉讼失败带来的赔偿金差额加上诉讼和举证成本的一个相应额度大于低努力水平带来的净效用。

注意到这个条件与前一节支持(诉讼,低努力水平)为均衡的条件(1)的相似性。如果我们认为在患方选择诉讼时低努力水平不是院方的最优反应,那么有:

                                                             8

 

如果再加上关于核实技术的“非对称性”假设:在举证责任配置给患方的时候,院方付出高低两种努力水平后都不容易诉讼失败;而举证责任配置给院方的时候,低努力水平的院方更容易失败,即:

                                                                                                                        9

 

那么我们有:

                                                10

 

8)和(10)蕴涵着上面的条件(7)成立[2]

要使  成为子博弈完美均衡,只须再加上下面的条件:

 ,                                                                                  11

 

根据我们的假设,此条件必然成立。

 

四、福利比较

 

在举证责任被配置给院方时的子博弈完美均衡是,意味着其支付自然帕雷托优超于举证责任被配置给患方时的均衡,只要院方的预期收益满足:

                                                                                    12

 

值得强调的是,仅仅均衡条件不足以保证上式成立。而我们在博弈结构中也没有赋予院方选择不接受病人的权利,这样在举证责任被配置给院方的时候,它要承受付出高水平努力而又诉讼失败的风险[3]。我们把这点理解为信息经济学中“信息租(information rent)”的对应物。

即便举证责任配置给患方时的均衡结果是,即条件(4)不成立,两种情形的功利主义社会福利的差额经整理为:

                                                                  13

 

 

可以看出,只要院方高、低努力水平导致的绩效之间的差别足够大,双方的诉讼成本和院方的举证成本足够小,上式非常容易大于零。

举证责任配置给患方情形下均衡是 时的福利差额等于:

,整理可得:

                                                   14

 

只要治疗成功为患方带来的效用足够高,双方的诉讼成本和院方的举证成本足够小,上式也容易大于零。

把这几种情形按照参数分布的概率进行加总,我们也能得到类似的判断。

由此,我们得出基本结论成立。

 

叁、讨论与总结

 

一、竞争和进化的观点

 

如果把是否接受举证责任作为竞争着的院方的一种信号示意(signaling),那么竞争导致的应该是院方接受举证责任[4]。因为,一方面,这可以看作是院方借此显露自己会付出高水平努力[5],因而出现事故的概率会非常低;

另一方面,由(9)式,我们可得:

                                            15

 

不等式的两边分别代表的是,在学习和进化环境下,如果院方随机地以概率选择高和低努力水平并出现医疗事故,而患方没有打赢官司,那么根据贝叶斯法则(Bayesian rule)得出的关于院方低努力水平的后验(ex posterior)概率。这样,其他人观察到有的患者没有打赢官司,其关于院方低努力水平的信念,在院方不承担举证责任的时候更强烈,从而不会选择到这样的医院治疗。这样,学习、调整和进化的结果应该是只剩下承担举证责任的医院留在市场里。

这个看法与Basu (2000, 117)的“核定理”(core theorem)是非常近似的。后者断言了一个与科斯定理类似的结论,凡是用法律能实施的资源配置,也能通过社会规范(social norm)的方式实施。那么,这就带来一个追问,为什么在现实社会里立法的方式如此重要呢?一个可能的回答是,通过进化和竞争收敛到均衡行为模式要经过长时期,而立法则使得这种行为模式成为刘易斯和奥曼意义上的“普遍知识”(common knowledge),均衡更容易实现。当然,在实证意义上,立法者如何认识到其必要性和可行性,依然需要长期的试错和学习过程,并且这个过程还包含着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讨价还价(由一个宪法性的制度所决定)。

 

二、为什么不采用直接“显示机制”

 

    按照机制设计理论中的显示原理(revelation principle),任何一个社会选择规则如果能被一个间接机制所(均衡)执行(implementation),那么存在一个直接(direct)机制,即所谓的显示机制,其中每个参与人真实显露自己的信息构成相应的均衡并执行了原来的社会选择规则。一个耐人深思的问题是,现实诉讼中我们几乎观察不到这种直接显示机制的运用[6]。本文也一直坚持法庭只能根据患方或院方的举证给出一个“概率上准确”的判决。

    单纯从显示机制来考虑,现实中的有些制度问题似乎特别简单。如高空抛掷物致人受伤的例子,适用法律上“无过错责任推定”,即,只要不能确证自己没有肇事的可能性,就要承担赔偿义务[7]。为什么不能通过直接机制来让那个肇事者站出来呢?譬如,如果有人承认,那么他只承担实际发生的损失;否则,每个人都承担十倍的惩罚。显然,承认对肇事者而言是一个占优策略。但这样的机制可能会受到如下的疑问:如果肇事者有特殊的偏好(他有钱,以此种方式取乐);承认会影响以后的处境,也就是说机制引出的博弈并非单阶段的;或者他不那么理性。即便这些都是小概率情形,这个机制也太残酷了,它不具备良好制度所应该有的稳健性(robustness)

 

 

参考文献

 

Kaushik Basu (2000): Prelude to political economy: a study of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foundations of econom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uis C. Corchon (1996): The theory of implementation of socially optimal decision in economics. MacMillan Press Ltd..

John Harsanyi (1973): Games with randomly disturbed payoffs: a new rationale for mixed strategy equilibrium poin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ame Theory 2, 1-23.

David Kreps & Robert Wilson (1982): Reputation and imperfect inform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 vol. 27, 253-79.

E. Maskin & T. Sjostrom (2002): Implementation theory. In K. J. Arrow, A. K. Sen, and Kotaro Suzumura (editors): Handbook of Social Choice Theory and Welfare Volume 1. North-Holland, Amsterdam.

Roger B. Myerson (1989): Mechanism design, in J. Eatwell, M. Milgate & P. Newman (eds.): Allocation, information and markets, 191-206, Macmillan.

Martin J. Osborne & Ariel Rubinstein (1994): A course in game theory, MIT.

Chris William Sanchirico (1997): The Burden of Proof in Civil Litigation: A Simple Model of Mechanism Desig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vol. 17, 432-447.

 

(本文原发表于《中外法学》2005年第五期,此版本改正了几处错误)


[1]现实中,院方可以选择举证或不举证。我们假设院方总是选择举证并承担举证成本,合理的理由是如果选择不举证,那么法庭一定判院方败诉并且它要在声誉上受到重大损失。所以我们在博弈树中省略了院方选择举证与否的阶段而直接代之以结果。

[2] 即便(8)式不成立,(10)式和 项的存在也使得(7)式对一个很大的参数空间容易成立。

[3]汪丁丁教授在与作者的讨论中特别提醒了此点。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经由提高医疗费用 的方式得到解决(技术上的不治之症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在我们的处理中,医疗费用是外生的,可以视为被另一个讨价还价(bargaining)过程所决定。如果假设这个讨价还价的结果可以由纳什谈判解(Nash bargaining solution)所决定,并且我们对现状(status quo)即“无交易”结果限定的支付是(00),那么谈判结果是患方和院方均分合作收益(医院之间的竞争会影响谈判底线从而影响医疗费用,但无论如何,接受(12)式成立是相当合理的)。此时总福利优超等价于帕雷托优超。

[4] 作为一个自然的策略性反应,在举证责任被配置给院方的时候,后者会倾向于使用更多的先占(pre-empt)行动,提供“要么接受要么走人”(take-or-leave)的“霸王”契约,让患方“自愿”承担某些治疗手段的失败风险。我们相信这点不会使我们的基本结论完全失效,并且医院之间的竞争会减弱其负面影响。

[5] 我们甚至可以把努力水平适当地解释为医疗技术。

[6] 显示原理所揭示出的必要条件毫无疑问是有价值的:如果直接机制不行,那么间接机制肯定也不行。

[7]在核实技术不可行的情况下,我们惩罚那些因精神病杀人的人,是为了使得正常人不至于杀人而装作精神病。





中国法律经济学网登载此文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绝不意味着中国法律经济学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以上内容仅供研究者学习与交流,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犯您的利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加入日期:2007/2/25 20:36:06浏览次数:2215
发表评论
名号:
内容:
验证: 1946
法律经济学网
联系站长: 柯华庆 lawgame@263.net 京ICP备09028584号
北京市昌平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102249)
本网站由卡卡鱼网提供技术支持 网站总访问量:1996356